篮球比赛比分直播

篮球比赛比分直播,篮球比赛,比分直播,篮球比分直播
即时比分,足球即时比分,足球比分,ko90足球即时比分,足球比分直播

百位指战员离奇失踪,68年后一份神秘资料现世,揭开尘封多年谜底

  1945年8月8日对日宣战时,有160名八十八旅指战员派到苏军第一方面军,有80名八十八旅指战员派到苏军第二方面军,有100名八十八旅指战员派到苏军外贝加尔方面军,作为先头部队执行战斗任务。

  战争胜利后,八十八旅全旅随苏军占领东北,其中一部分由金日成带队回朝鲜建国。八十八旅的部分指战员分别担任东北60余座城镇的苏联红军卫戍司令部副司令,接受日军投降。但在苏军外贝加尔方面军的100名八十八旅指战员却如石沉大海,音信皆无。


  据不完全统计,苏军外贝加尔方面军在东北各地与日军作战牺牲的官兵人数是:满洲里63名;海拉尔1122名,其中中校1名,少校1名,大尉9名,上尉25名,中尉40名,少尉35名,准尉27名,士官316名,士兵597名;扎兰屯5名;鄂温克旗巴彦托海镇6名;额尔古纳左旗三河镇13名,1名军官遗体运回苏联,其余12名烈士就地安葬;牙克石42名;科左前旗—索伦450名;赤峰39名,其中少校1名、尉官6名、士官12名、列兵20名;承德42名;张北60名,其中54名苏军官兵、6名蒙军战士;乌兰浩特146名;通榆10名。按我国境内的苏联红军纪念碑记载的牺牲人数统计,外贝加尔方面军牺牲在中国境内的官兵共1761名,遗憾的是在这些资料里并没有查询到八十八旅官兵的名字。


  2011年冬,张家口教育学院历史系的何会云老师在《张家口电视报》上刊登了《集结号再次吹响》一文,该报配发了一整版的八十八旅介绍,报上留了联系方式,希望在张家口能找到八十八旅派到苏军外贝加尔方面军里,作为先头部队执行战斗任务的100名指战员的下落。在周保中回忆录里和白皮书里都没有他们的名字。那么,这些人到底是谁?难道就这么人间蒸发了吗?时间到了2013年元旦,终于峰回路转,一个内蒙古赤峰女士说她的父亲,一位叫陈富云的老人,有可能就是八十八旅人员。

  不久,她发来了她父亲档案的复印件。

  那是陈富云在1973年1月9日填写的职工履历表,上面写着他 1941年3月参加八路军,1946年回家。

  履历表中夹着几张纸,拿起一看眼睛发亮,这是一件同一时期的组织谈话记录。

  陈富云

  地点:保卫科

  时间:1973年1月20日上午

  谈话人:陈子山孙建三

  交代人:陈富云

  问:你原住在哪里?

  答:我是辽宁省赤峰县五三公社一队的。


  问:村子叫什么名字?

  答:小新牛菠萝。

  问:什么成分?

  答:贫农。

  问:八岁到现在都干过什么?

  答:1926年出生,至1935年在家中玩,1935—1939年给本村姓贾的放牛。1938年初—1938年冬在家拾柴,1939—1941年在赤峰市乾福生学徒(织布)。

  问:你参军前几个名字?都叫啥?

  答:参军前连小名是三个名,小名叫小吨(墩),陈忠,陈学忠。

  问:陈富云这个名字是什么时候起的?

  答:是我参军后指导员给起的。

  问:你在什么时间、地点,谁介绍参加八路军的?

  答:我参加八路军是1941年3月,由赤峰市的相金生介绍参加的八路军。

  问:部队番号叫什么?

  答:记不清了。

  问:你当兵的地方是什么机关?


  答:一个政治部,100多人,共分三个班,侦察班、通讯班、号兵班。

  问:你当时在什么班?班长叫什么?

  答:我当时在通讯班,副班长叫相金生,正班长叫什么记不清了。

  我参军在赤峰住两个来月,后来调到赤峰东十道萝,在那儿住两个来月又回赤峰,住四道街铁匠营。我们都骑马,我的马是灰色的,带黑点。是九九(日本产九九式步),每人15颗子弹。

  问:住铁匠营哪个院?

  答:住一个大院,(道东、道西都是陈瞎子的房子)都是瓦房。

  问:你们由十道萝来赤峰都带什么东西了?

  答:我们每人骑一匹马,带一支和一个背篼。

  问:你篼里装的什么东西?

  答:三卷文件。

  问:你怎么认识陈雷的?

  答:当时陈雷在政治部当股长,也有把他叫秘书的。当时有一个人给他打杂,干零活。有几天,那个人不在,所以,我就给他打几顿饭,从这认识的。排长让我去的,共有一个来月时间。

  局外人可能不太注意,但安然被文中提到的陈雷所吸引,这个陈雷是八十八旅情报科的陈雷吗?


  安然非常熟悉陈雷的人生经历,甚至说对抗联历史的痴迷也是与陈雷分不开的。

  陈富云女儿说:1965年夏天,陈雷到河北省承德市,干啥去的就不知道了。但是他与当地政府领导说了我有一个战友叫陈富云,他原来住在赤峰。当地政府紧急查询到我父亲的单位,通知我父亲立即赶往承德与陈雷见面。后来,“文革”造反派查到了陈雷是“苏修特务”,而且也查到陈雷与我父亲见过面,就通知当地造反派调查我父亲与陈雷的关系,我父亲怎么对付的造反派就不知道了。“文革”后期,1973年,单位保卫科再次审查我父亲和陈雷怎么认识的,我父亲的答复还是让造反派一头雾水。

  安然查询了陈雷年谱,他的确在1965年夏天去过承德。由此证明,陈富云确实曾经在八十八旅待过。那他为什么说自己在八路军里呆过?他怎么到了抗联,最后又怎么到了赤峰,离开了部队?解释这个问题,需要做大量的考证。

  首先,要弄清陈富云是在哪里加入八路军,又是在哪里加入抗联的。

  据《冀东革命史》记载:1941年活动在赤峰一带的这支部队是八路军晋察冀军区冀东军分区第三地区队,区队长是高桥同志。这是在日军控制下的热河省赤峰地区唯一一支八路军团级建制的正规部队。

  看陈富云的简历和被审查记录,一个八路军战士怎么会和东北抗联的陈雷认识?通过以下几份日军关东军匪情通报材料,这个谜慢慢才被揭开。


  日本关东军司令部1941年6月末的一份调查表显示:在热河一带与日军作战的八路军晋察冀军区冀东军分区从1941年1月开始就有55人被俘,2月有64人被俘,3月有28人被俘,4月有14人被俘,5月有15人被俘,6月有7人被俘,全年被俘人员841人。

  回过头来再看陈富云的简历和审查记录,他在1941年7月份就没有记录。此人哪里去了?如果我们没有猜错的话,这个新兵在7月份与日伪军作战时被俘了。他与其他战俘一样,没有向组织交代被俘的事实,没有交代他被俘后去了哪里。经历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数次运动,这一点是可以理解的。

  至于他是怎么到了抗联,我们在王明贵将军和陈雷的回忆录中找到一条线索:1941年11月份,东北抗日联军第三路军第三支队曾在大兴安岭地区袭击了扎敦河日本伐木公司,当时有49名工人参军。在新兵中,他们就发现有人参加过八路军或新四军,因为他们会唱《游击队之歌》。

  八十八旅于保合的文章《风雪松山客》记载: 1945年7月下旬到8月初,八十八旅有280多人由远东军区抽调组成特种编外支队派遣到牡丹江、鹤立、长白、磐石、蛟河、拉法、海龙、海拉尔、洮南、鲁北、通辽、开鲁、扎赉诺尔、赤峰、长春、满洲里、大索伦等地。

  这批派出去的人在八十八旅花名册里没有登记。在周保中回忆录中记载,被提前派往东北各地的八十八旅侦察人员基本都是被派到其原所在地进行侦察和做苏军向导,因为他们熟悉家乡的环境、道路。

  按这个逻辑推断,陈富云会不会被派到赤峰?而且,陈富云在1945年脚瘸了,是不是跳伞落地造成的?


  遗憾的是,这个人已经不在世了,无法从他那里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而这些间接的证据是否可以证明他曾是八十八旅侦察员?

  那么,为什么陈富云的简历中记载在1946年6月他回到赤峰?带着这个问题,安然查阅了赤峰1945—1946年的历史资料,来探寻陈富云的身世。

  1945年8月16日,苏联后贝加尔方面军第十七集团军的三个师进抵赤峰。赤峰市政府于9月初正式成立,张立文任市长。9月中旬,中共热中地委、热河省第一督察专员公署、热中军分区在赤峰成立。11月初,中共赤峰市委也正式成立。

  1945年年底,国民党第九十三军先后抢占了赤峰市区外围的平庄、宁城等地,逼近赤峰。

  1946年1月,驻赤峰市内的中共热中地委、行署、热中军分区和中共赤峰市委组建了赤峰城防委员会,黄文任司令员,成员有王孝慈、王新华、危拱之、马青年等9人,负责领导和组织赤峰的防务工作。


  这一时期,由国民党、中共和美国参加的军事调处执行部在北平成立,向冲突地区派出军调执行小组。在全国32个军调执行小组中,热河就有3个,包括赤峰执行小组、承德执行小组、朝阳执行小组。赤峰执行小组于1月19日到达赤峰。小组中,中共代表先为段苏权少将,后为向仲华上校;美国代表为杜锐孟·德梯乐上校;国民党代表先为谷礼汉上校,后为鄂保光上校。

  1946年1月21日,赤峰执行小组三方达成协议:国民党军队停止在太平地,八路军停止在北井、双庙;赤峰由中共领导的保安队维持治安,驻赤峰苏联红军于1946年l月23日撤离赤峰回国。

  1946年5月13日,驻于赤峰附近古山、平庄的国民党军队五十四师一六二团向赤峰发起攻击。人民解放军遵照党中央提出的“让开大路,占领两厢”的战略方针,主动从部分城市和地区撤出。


  1946年10月,中共赤峰市委、市政府和驻赤党政军机关撤离了赤峰市区,转移到乌丹等地。

  10月10日,国民党九十三军暂二十二师3个团,十八师2个团和七十一军十九师3个团在国民党东北保安司令部的指挥下占领了赤峰。

  从赤峰市抗战历史研究会得到的这一资料不难推断出,陈富云受伤后,不能随部队作战,而且苏军马上撤离,赤峰又被国民党军队占领。陈富云隐姓埋名回老家务农,这不能不说是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再有,陈富云的简历中记载他不是中共党员,假如他真的在1941年年底被解救参加了抗联,因为在1945年7月底至8月初被调出派往苏联后贝加尔方面军,他没能赶上1945年8月底的八十八旅非党员干部战士集体入党,他在简历里填写的内容应该是真实的。

  还有,在1941年年底和1942年,陈雷当时的职务正像陈富云所描述的一样,他在八十八旅一营当秘书。当时,陈雷因受赵尚志牵连被开除党籍,在安排他的工作时,没有人要他。金日成同志对周保中旅长说:“让陈雷到我这里吧,他有文化,当文化教员也好。”就这样,陈雷到了一营担任文书(秘书)。陈雷虽然没有被授予尉官军衔,但享受干部待遇,比如吃军官食堂。

  还有,陈富云女儿说过:“我爸爸会刻章,我爸爸使用的人名章就是他自己刻的。”一个没有文化的人怎么会刻章?假如陈富云真的给陈雷当过通讯员,在一起工作过,那么他会刻章就对了,因为陈雷就会刻章。

  如果都是巧合,那么还有一个更巧的事情。陈富云的女儿说,爸爸在世时告诉她:你的名字是我的首长给起的。陈富云没有告诉女儿是谁给她起的名字。假如真的是陈雷给陈富云的女儿起名“陈晓英”,那这个名字与陈雷孩子名字一样,都从“晓”字,陈晓琴、陈晓东、陈晓峰。世上还有比这个还巧的事吗?

  也许这是目前唯一一位隐隐与八十八旅派往外贝加尔方面军的指战员下落有关的人。然而,集结号吹响了,人却永远也无法归队。

发表看法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额 本文暂时没人评论 来添加一个吧